当前位置:主页 > 4685.com >

本港台论坛9 年过去了《新文化报》读者爱心水窖

更新时间: 2019-10-09

  5 月 22 日,曲靖日报珠江源晚刊整版发布了一篇文章:来自长春的抗旱援助——《新文化报》读者爱心水窖碑记背后的温暖故事,一下就将我们的思绪带回到 9 年前那个春天——一场特大旱情,将吉林和云南两个相距数千公里的省份连接在一起,更将无数的新文化报读者的爱心与曲靖市会泽县受灾群众紧密联系在一起,短短数日,爱心企业、读者为当地受灾群众捐款七十余万元,用于购置矿泉水并修建数十个爱心水窖。

  9 年,3000 多个日夜过去,也许,很多读者都已经忘记了当年自己捐款奉献爱心的故事,但当年曲靖市会泽县受灾最重的那些乡镇的村民,并没有忘记你们的爱心,爱心读者捐建的水窖,一直在发挥着作用

  在事后总结这起抗旱之行,有人开玩笑说这是刘京 用眼泪换回来的甘泉 。刘京是一个 80 后的女孩,曾经就职于媒体,职业习惯使她总是对国内外重大事件特别关注。

  当时全国媒体都在报道云南大旱,从电视画面上看,让我感到很震惊,很难想到我们身边还有这样一群生活如此艰难的人。 刘京说, 我以前对生活艰难的理解只是浅显地停留在穷的层面上,但是看到这些报道,我才知道还有这么多人因为自然环境的原因,挣扎在生存线上。

  彼时,刘京甚至做好了只身去云南做一名志愿者的准备,希望能为当地的抗旱工作出一份力,恰好刘京参加了一个朋友的饭局,席间,大家谈起云南的旱情,刘京讲到动情之处忍不住哭了起来。

  现场的吉林省天泰煤炭经销有限公司的领导也非常感动,当即决定为灾区捐款 10 万元。 刘京回忆说, 当时我就联系了赵滨,希望新文化报的报道能使更多的人投入到抗旱救灾工作中。

  到了当地后,刘京发现自己把抗旱救灾工作想得过于简单,最初她以为拿着钱买水送到旱区,解决当地村民饮用水困难燃眉之急就可以了。 但具体执行时,我们发现有很多困难要克服,比如说,旱情最严重的几个村庄,几乎没有像样的道路,送水的加长货车很难进去。 刘京说, 好在最终我们通过一步步协调都顺利解决了。

  让刘京感触最深的是,当地的村民在那种生存环境下,大家还是给人一种很积极,很向上,很淳朴的感觉。 因为道路不畅,我有些过意不去,想要给货车司机加点钱,但是没有一个司机肯收钱,他们说,我们都是会泽人!真的是特别感动。

  刘京说, 那些天哭了很多次,有时是因为当地村民生活的艰辛,有时是因为解决了眼下的问题喜极而泣,更多的是被大家的热情所感动!尤其新文化报组织了大规模的募捐活动,给当地村民修建了很多爱心水窖,解决他们将来的用水问题。

  从云南回到长春后,刘京感觉自己的人生态度都有了改变。 很难想象,当年那里有些孩子竟然从来没吃过零食,甚至很少吃肉,每天要步行往返近 10 公里上学。我们大家应该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我们唾手可得的一些资源,但是在有些人那里是一种奢侈。 刘京说, 尽管那次抗旱之行已经过去了 9 年,但是我依旧和当地的一些人有联系,了解他们现在的生活状态。

  作为一个从事 15 年新闻摄影工作的老记者,赵滨曾经亲历过汶川地震、玉树地震、伊春空难等大大小小无数次的突发事件。

  自认见证过许多人间悲欢离合的他,本以为自己的内心早已 坚强如铁 ,但是,回忆起 2010 年赶赴曲靖市会泽县那次抗旱救灾采访,赵滨仍感觉自己的内心被深深地触动、震撼了——旱情,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虽然之前做了很多准备工作,但是当干裂的土地、村中孩子老人黝黑皲裂的双手呈现在他面前时,他的心好像被铁锤猛击了一下。

  在会泽县钢厂村,赵滨见到了当地的一名 富人 ,往年毛收入有近万元的沐顺平,日子要比当年人均收入不到 2000 元的其他村民好一些。

  最多时他家养了四五头大牲口,但是因为旱情,都被卖掉了,因为人喝水都不够,拿什么喂牲口?我记得当时他说他已经 4 个月没洗过澡了。

  赵滨回忆说, 他们夫妻合用一脸盆水,先洗脸,再洗脚,之后也舍不得倒掉,放在院子里,渴的打蔫儿的鸡、鸭都会冲过来抢水喝。

  赵滨在沐顺平家看到两大铁盆已经发黑的水,甚至飘出一股臭味,虽然沐顺平也知道这水不能喝,但是他也舍不得倒掉,因为这些都是他们全家一点点爬山路从 4 公里外的山谷下背上来的。

  赵滨一行人在大坪村岔河村小组体验了一次村民背水的过程,让他对当地村民生活的不易有了更深的感触。 我们在山上就可以看到谷底的牛栏江,但是需要通过羊肠小道从海拔 1800 多米的高度下到海拔 300 米的高度,单程大概 4 公里左右,山路不但崎岖,还满是碎石,一不小心就可能滑倒。

  赵滨回忆说, 一般来说壮年男子要背五六十公斤的水上山,老年人要背二三十公斤,甚至十几岁的孩子也要背两大瓶水,大约 10 公斤,村民背一次水上山,需要 4 个小时,而他们很多人一天需要背两次水。

  因为长期干旱,当地各大饮用水厂的产能下降加之订单激增,甚至有钱都无法买到大量矿泉水,在当时的《云南信息报》等媒体的协商下,吉林省天泰煤炭经销有限公司的代表刘京用该企业捐赠的 10 万元钱从当地一家饮品公司买来了 4500 多箱矿泉水,送往会泽县城。 赵滨说, 虽然中间也出现了一些波折和小插曲,但是当一箱箱矿泉水发到村民手中时,看到他们热切感动的眼神,我们觉得之前付出的一切都值得了。

  赵滨说,这一次抗旱之行让他感触最深的是,自己真切地感受到了媒体的力量,更感受到了新文化报广大读者的力量。 我们只是在前方工作,但是如果没有广大读者捐款的支持,我们也什么都做不了,所幸,不辱使命。

  回忆起当年的那场抗旱救灾工作,会泽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曲靖日报会泽记者站站长、会泽县融媒体中心主任周朝祥依旧非常感慨。

  让我们很多人万万没想到的是,一个是位于祖国东北的吉林省,一个是位于祖国西南的云南省,竟然因为一场旱情而连接在一起,吉林人民的爱心和热情,让我们非常感动!足以让我们当地人民终生铭记。 周朝祥说。

  周朝祥表示,当年的那场旱情是因为从 2008 年到 2010 年,连续三年的降水量不足造成的,罕见的旱情惊动了全国,时任国务院总理亲自赶赴云南指挥抗旱救灾工作。

  旱情凸显在 2010 年,当时很多河流断流,导致下游的土地干涸。 周朝祥说, 我们这里把山里寄存泉水的地方叫龙潭,旱情之下,本港台论坛。很多龙潭也都干涸了,导致一些位于高山上村庄居民饮用水发生困难。

  周朝祥说,在这里,他想向新文化报的热心读者汇报一下大家捐款为受旱情影响最严重的村庄带来的变化。 全部捐款加上此前买水的 10 万元,共计 77 万余元,这笔捐款捐建了驾车乡光头村、芹菜村、驾车村、大水村四所小学以及大海乡二道坪村、大垴包村、蚂蚁坪村三所小学的水池或水窖,捐赠 10 万元给娜姑镇炭山村一、二村民小组新建 50 个水窖,捐赠 11 万元给马路乡马路村罗院何院村民小组新修道路。

  周朝祥说,当年由新文化报读者爱心捐款修路的两个村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最初修的是 毛路 ,如今在脱贫攻坚战役中,已经硬化成了柏油路,极大地方便了物资的运输,当地村民种植的农副产品,如:核桃、烤烟、洋芋、玉米等产品都很容易运出来买到,当地村民的生活有了很大的变化,已经有很多人家建起了小洋房。

  今年,截至到目前,会泽县仍没有有效的降雨,这一幕让我想起了 9 年前新文化报不远数千里驰援会泽的一幕。 周朝祥说,9 年前新文化报读者捐建的爱心水窖,目前仍在发挥着很大的作用,能保障当地村民和学校的用水问题。

  据周朝祥介绍,会泽县是云南省最大的贫困县,贫困人口也是最多的,在脱贫攻坚战役中,当地政府有计划地对一些村庄进行了异地扶贫搬迁,有的搬到了乡政府所在的集镇,有的搬进了县城。 即便是留在当地的村民,例如你们当年去过的海拔超过 3100 米的大海乡,村民饮水问题也能得到保障。

  顾然,当年新文化报特派云南的深度报道记者,作为那场牵动全国的抗旱救灾工作的亲历者之一,她看到了曲靖日报的这篇报道后,忍不住内心的波澜,写下了下面的文字

  今天,看到曲靖日报周朝祥写的《来自长春的抗旱援助》,内心忽然涌起暖意。我在朋友圈转了这篇稿,并写下 谢谢你,还记得那段故事。 云南抗旱过去九年多了,关于当年的很多记忆却十分清晰,但是没想到,竟有人也同样清晰地记着。

  当调查记者多年,我曾进入非典病房,进入艾滋病村,也曾在汶川地震现场呆过 20 多天,对灾难应该有免疫力了。可是我对会泽县的旱情之重依然十分震憾,还有,马路乡大坪村岔河村小组的贫困生活,让我如梗在喉。

  当时,我和摄影记者赵滨,以及要为灾区捐款的志愿者小美女刘京一同赶赴云南。3 月末,第一站到昆明,向《云南信息报》的同行了解旱情,直奔旱情最严重的地方——国家级贫困县会泽县,我记得特别清楚,那里出产小熊猫香烟,却是国家级贫困县。

  在会泽县委宣传部第一次见到周朝祥老师,他在整个采访过程给予我们很多支持,总惦记着我们的吃住。这次矿泉水被送到驾车乡钢厂村,孩子们见到水特别开心,兴奋,我至今还能记得那些小孩子的眼神。排着队来取水的村民,几乎找不到一件没有补丁的衣服,这在大城市是很罕见的。

  4 月 1 日起,我们用镜头和笔,记录了会泽县大海乡大垴包村、蚂蚁坪村,马路乡大坪村等地各地触目惊心的旱情。每天发回深度报道,摄影报道,也发回了当地让人难以想像的贫穷与艰难。

  或许是这些文字和图片深深震撼了读者,随之而来的是后方新文化报读者的热心捐款。报社也组织全体员工为云南灾区捐款,从 10 万,20 万 一周时间捐款就达到 60 多万。

  当时,我的压力比较大,这么大一笔爱心捐款,必须每一分钱都得花在刀刃儿上。我与周朝祥以及大海乡和马路乡的领导认真地探讨过后,决定用善款给最需要的地方建水窖——这是当时能长期解决当地人吃水难问题最有效的方式。

  随后,我们亲自踏察了驾车乡光头村、芹菜村、驾车村、大水村四所小学以及大海乡二道坪村、大垴包村、蚂蚁坪村三所小学,反复与校长和乡干部核算建水窖的成本,并为这些学校捐建水窖。同时,为娜姑镇炭山村捐建了 50 个水窖。

  由于我们不能一直留在灾区监工,所以我把建水窖、写碑记等事一并托付给周朝祥,几天的采访接触,我发现他是一个正直、敦厚又值得信任的官员。我还叮嘱他,一定要把钱用在最需要的地方,把每一笔钱,每一个水库都整理得清楚明白,因为我们要对捐款的读者有所交待。

  离开之前,会泽县委宣传部特意为我送来带着由会泽县委出具的带的感谢涵。因为新文化报的抗旱救灾也同样感动了当地的干部,这 77 万元(含 10 万元矿泉水)是他们接受到的非官方渠道的最大一笔捐款。

  2010 年 4 月 4 日,我们去会泽县马路乡大坪村岔河村民小组采访,这是会泽最旱的地方,也是我所到过的最穷的地方。那种贫穷,让人无语。

  那是个靠天喝水的地方,没有地下水,吃水靠水窖里储雨水,或者步行 3 公里山路,到一个叫岔沟的地方背水。一个壮劳力从水源地背一桶 25 公斤的水回来,全程需要 4 个小时,每天需要背两趟。

  村里的 143 口人,每年都要背三四个月的水过日子,今年的大旱让他们足足多背了三个月,旱情如果继续,他们还得背下去。 我们跟随村民走了一趟背水的山路,我们还算走得快,4 个半小时。

  上来时手脚并用,走走停停,走到村里的时候腿都抖得站不住。早上没吃饭,我们把带来的蛋糕都分给了村里的小孩子,现在饿得肚子咕咕叫。如果背 50 斤的水,我肯定爬不上去。

  我们来到 8 岁女孩贾梅梅的家。我不知道那能不能称之为家。一栋用土坯垒的房子,其中一面墙壁底部快坍塌了,堆着石头支撑着,还有一面墙已经倾斜,房子居然没有门,所谓的门就是在泥巴墙上抠了一个像门一样的洞。

  走进这个门,应该是厨房,可是除了一个炉,一个锅和两个碗,几乎没有任何东西。卧室里一张破床,一床扔在路上都不会有人捡的那种旧被子。三个房间的天棚都漏着,像开了天窗一样。

  怎么会穷成这样!梅梅家是这里最穷的一户,是双残家庭,爸爸是高度近视,几乎看不见;妈妈是小儿麻痹落下残疾,都没有劳动能力,一家人靠父母的农村低保生活,每月 120 元,养活 8 岁的梅梅和 10 岁的哥哥 当场所有的记者,都差不多拿出了自己口袋所有的钱,塞给梅梅的妈妈, 给小孩改善一下生活,送两个娃娃继续读书吧。

  这个地方太穷了!山地贫瘠,耕地面积 136.5 亩,人均耕地仅 0.95 亩,当时有农户 40 户 143 人,平均年降水量 580 毫米。就算再怎么辛苦地劳作,粮食产量仍然很低。

  一连走了几户人家,米缸都是空的,如果不提前预约,几乎拿不出可以招待客人的吃食,当地女人生小孩坐月子能吃到最好的饭就是糖水煮挂面

  当天的午饭安排在小组长代小普家,饭菜是乡里送来的,专门做给记者的,他家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饭菜的。马路乡的干部听说记者要与村民一同去牛栏江体验背水,一路太辛苦,特意带来一些米、肉、菜,因为这些东西恐怕整个岔河村小组都凑不出来。

  这无疑是一顿难以下咽的饭。尽管每个人都饥肠辘辘,却没好意思多吃,因为还有一群馋得直流口水的孩子。

  一个锅,一张床,两个碗,这种贫穷让人无语。回到长春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得了一种病——看到夜晚五光十色的霓虹灯,看到略显奢侈的城建项目,我就忍不住想算算,如果省下这些钱,可以供岔河村的人吃多少年?

  很遗憾,我一直没有机会回到会泽去看看。不知道那里恶劣的自然条件是否得到了改善?不知道那个因为贫穷深刻于我们心中的小女孩梅梅是不是已经长大成人。


彩票开奖大全| kj138本港台现场报码|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www.60486c.com| www.62kjw.com| 2010香港赛马会官方网站| 开奖直播| 大众六合网| 六和合彩玄机| 香港马会跑狗玄机图| 九龙图库香港红姐图库| 香港挂牌刘伯温论坛|